“1成首付購車”,玩壞了?
金玙璠 2020-01-21 17:29:00

“你要換好車,你要換好車,1成首付彈個車……”

還記得這段曾席卷全國電梯間、電影院的廣告詞嗎?來自彈個車的魔性短片曾洗了不少人的腦,日前,一篇質疑“彈個車不是買車是騙局”的文章,將彈個車和以它為代表的互聯網汽車融資租賃模式推上了風口浪尖。

這一模式進入國內三年來,吸引了彈個車、易鑫集團、毛豆新車網、花生好車等玩家入局,與此同時,用戶投訴和外界爭議從未停止。

據燃財經不完全統計,在投訴平臺聚投訴上,針對頭部互聯網汽車融資租賃平臺的投訴帖達835個,投訴內容以虛假宣傳、高額違約金、套路貸/高利貸為主。這些投訴者普遍反映——“提車時發現本上不是自己名字,而是公司名字”、“名義是買車,實際是租車”、“承諾可退變成不可退”、“未經本人同意把車拖走”、“第二年突然錢就漲了”。

燃財經了解到,彈個車的銷售人員在推銷過程中確實使用了模糊的話術,淡化“租車”概念,給用戶帶來一定誤導。而一年租期過后,用戶是否有資格分期買車,還需要通過銀行的信貸審核。彈個車面向的“小鎮青年”客群,既有一定的通不過風險,又沒有一次性付清尾款的實力,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是導致互聯網汽車融資租賃平臺投訴眾多的原因之一。

最初,融資租賃模式帶著為車企尋找增量市場的使命,用互聯網玩法直接打入了下沉市場內部,具備首付低、審批手續簡單、還款方案靈活的優勢,也的確滿足了主流信用體系之外、三四線城市以及農村等4S店覆蓋較少的地區的購車需求,但投訴頻發背后,到底是模式本身的問題,還是彈個車們游戲規則的問題?在國外已經規模化的“低首付購車”,被玩壞了嗎?

到底是租還是買?

互聯網汽車融資租賃模式是什么玩法,要從汽車市場的大環境談起。

2017年前夕,國內汽車市場出現了銷量下滑的跡象,到了2018年,整個乘用車市場出現了20多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就在汽車消費金融全行業都在急尋新故事的當口,融資租賃模式寒冬送暖。

大搜車率先把這種新模式搬到旗下平臺“彈個車”上,隨后兩年,易鑫集團、毛豆新車網、花生好車悉數登場,背后的投資方不乏阿里、騰訊、百度、京東等巨頭的身影。

簡單來說,這種模式強調的是1成首付甚至0首付購車,是用戶以低首付租一年后,可分期、可續租、可買斷的銷售模式,被稱為“融資租賃”或“以租代購”。根據平臺的不同,有“1+3模式”,也就是一年租約到期后,通過信用審核后選擇最長3年36期分期貸款購買;還有“3+0”、“4+0”模式,即用戶租車3或4年,以租金付清車款后,車輛所有權歸用戶。

不過對于C端用戶而言,這著實是一個陌生的領域。

“首付、月供不是分期購車才有的嗎,為什么給了首付卻是在租車?”用戶韋先生在首年到期后,仍然對這種模式摸不著頭腦,只是記住了“1成首付”的廣告語。而像韋先生這樣心存困惑的用戶大有人在。

既然是先租后買的模式,為何用戶會對“是租還是買”的核心問題混亂不清呢?有觀點認為,根本原因是平臺沒有把融資租賃模式給用戶講清楚。

據此前媒體報道,彈個車銷售員面對用戶盡量不提“租”字,也不會提及租賃合同事項,只介紹為“分期買車”和“第一年掛靠,第二年保證過戶”的交易形式。分期付款顯然不等于融資租賃。

燃財經登陸彈個車APP查看車輛詳情頁,其中對車輛所有權是這樣表述的:首年車輛所有權歸大搜車(彈個車所屬公司)所有,一年租期到期,支付剩余款項,過戶到個人名下,過戶及所產生的稅費由彈個車承擔(落檔費用除外)。

按照官方解釋,首年是租不是買。但當燃財經通過該APP預約購車顧問,咨詢“是否屬于先租一年”時,對方予以否認,并表示“只要支付寶芝麻信用分達到標準,交了首付就能開回家”。燃財經繼續追問車的所有權問題,對方表示,“公司規定第一年先上公司的車牌,雖然法律意義上算是租,但實際上就是你買的。”

對于這種說法,大搜車方面回應燃財經稱,關于融資租賃的服務細節已經在相關電子協議中明確介紹,“公司也要求銷售人員充分告知用戶相關信息”。

但事實是,部分一線銷售人員仍然用詞模糊,對用戶存在一定誤導性。

一年后能不能分期買車,要看你有沒有資格

一年租約到期后,用戶進入分期購車階段。

關于分期方案,上述彈個車銷售對燃財經表示,“一年以后可以一次性結清尾款,也可以分期3年,還可以退車,你想選擇哪種方式都可以,無所謂的。”

真實的情況要比銷售員描述的復雜得多。事實是,一年租期過后,彈個車用戶面臨三個選項:一次性付清尾款購入汽車;或者通過信用審核后,選擇最長36期分期貸款購買;如果無法支付尾款,也未能通過信用審核,可以選擇續租一年。

從彈個車公布的數據來看,自2018年10月開始,彈個車三線以下城市銷量占總銷量50%以上,同時18歲-35歲年齡段的消費群體占比65%以上;彈個車用戶與4S店客戶重合率不到20%;平臺上2019年5萬元-10萬元的車型銷量占比達到45%。

對于彈個車面向的“小鎮青年”客群而言,第一個選項即一次性付清尾款資金壓力過大,實現的可能性不高。

那么,第二個方案即一年租約到期后分期購車,對于雙方都是利益最大化的方案,也是汽車融資租賃模式的核心。但對于用戶來說,有一個重要前提:能不能分期購車,要看能否通過信審,能否獲取分期貸款的資格。

一位接近彈個車的資深人士告訴燃財經,彈個車設置的是兩次信用審核規則,首次征信是通過線上支付寶信用評估,用戶只需要打開支付寶掃描二維碼,五分鐘就能完成支付寶的征信審批,第二次信用審核,則是門檻較高的貸款分期銀行信審。通過第一次審核的用戶,并不一定能通過第二次審核,也就是說,用戶可能在租了一年車以后,才得知自己沒有分期資格。

汽車金融行業從業者徐孟告訴燃財經,彈個車的“1+3”模式,實則是兩份合同,兩次征信,由兩個金融機構放款,當一年期滿后,如果用戶不一次性付清尾款,則相當于彈個車幫客戶剩下的部分再重新做一次融資,嫁接到另外一家金融機構,相當于做二手車金融,兩筆融資是獨立的,只是時間點有交接而已。

而行業里其他玩家,例如毛豆新車網的審核流程,分為平臺資質初審和資方金融復審兩步,且均在首付流程前。

徐孟表示,與傳統的分期貸款不同,融資租賃模式涉及到所有權轉移的問題,他認為,當前互聯網融資租賃平臺頻繁被投訴,與融資租賃模式進入國內時間較短,國民對模式了解不深入有很大關系,也與模式面向的客戶群層次有關。以彈個車為例,其用戶與4S店客戶重合率不到20%,也就是說,面向的是主流信用體系外的人群。

關于兩次信審,大搜車方面對燃財經解釋稱,首次信用審核目的是風險防控,降低不良客戶逾期導致資金損失或者退車而產生的爭議;第一年的租期結束后,如果用戶選擇尾款的分期貸款方案,需要進行貸款分期銀行的信用審核,通過后即可貸款分期;如果用戶第二年沒有通過銀行征信審核,可選擇續租方案。

如果用戶既通不過信審又不想續租,究竟能不能像彈個車銷售員對燃財經承諾的那樣,還有第三個選擇——“退車”呢?

燃財經咨詢天貓彈個車旗艦店客服得知,平臺上許多車輛明確標明“不可退”,如果用戶執意退車,須支付相應比例的違約金以及后續驗車可能產生的費用。此前彈個車平臺上的車分“可退車型”和“不可退車型”,不過大搜車方面告訴燃財經,根據用戶需求和市場調研,用戶是奔著購車需求來的,選擇可退車型非常少,因此已經取消了可退車型的方案。至于是否還存在可退方案,大搜車方面尚未正面回應。

綜上所述,對于目標客群而言,一年租約到期后,一次性付清尾款不現實,分期貸款有門檻,剩下的租車方案,也與用戶的初衷背離。那么一些用戶在一年租約到期與平臺產生“購車糾紛”就不難理解了。

至于用戶反饋的平臺“暴力拖車”,據燃財經了解,這是平臺方收回車輛的行為,主要針對拖延費用的違約客戶。按照合同約定,收不到月付租金的購車平臺,在多次催促無果之后,可按照合約收回車輛,避免平臺損失。

“1成首付”到底劃不劃算?

“高利貸”、“割韭菜”,是用戶對互聯網汽車融資租賃平臺的另一類控訴。即便通過了信審,這種低首付購車方式到底劃算嗎?

燃財經以“大眾寶來2019款 改款1.5L 自動舒適型 國VI”為例,簡單計算出用戶每年要付出的復利利率。

該車廠商指導價為13.60萬元,在彈個車上選擇1成首付方案,也就是首付1.36萬元(平臺贈送購置稅、首年保險費用),分期的本金可以看成12.24萬元,首年月租3558元,1年后分36期月租3558元,共需還清17.08萬元。按照復利計算,該方案用戶每年要付出的復利率接近8%。

同樣的車型,燃財經前往北京的一家大眾寶來4S店咨詢,該車目前有3.2萬元優惠,全款買車加上購置稅、車牌等,比彈個車1成首付到期后一次還清尾款的價格便宜3萬元左右。如果選擇貸款,首付3成辦理貸款三年不產生手續費,3年產生利息8千元左右,廠家貼息5千,加上購置稅等,這種方式購車的總費用是13.6萬元,比彈個車1成首付方案便宜5萬元左右。

也就是說,無論是一年結清費用還是三年貸款的總費用,同一款車在互聯網融資租賃平臺購買比在4S店貴3萬-5萬元左右。

汽車金融行業分析師張凱告訴燃財經,這在行業內屬正常水平,但與銀行和汽車金融公司的部分產品相比利率稍高。

對于購車成本偏高的問題,大搜車方面對燃財經表示,相比較而言,在中國通過融資租賃方式購車的成本確實不低,國外由于已經實現規模化運作,融資租賃可能拿到年化2%,遠低于中國。但中國的融資租賃模式包含了購置稅、首年保險等費用,對于用戶而言,以較低的資金門檻使用上了車輛,拿它直接與門檻稍高的消費信貸比較,其實并不公允,因為用戶享受到的優勢并不一樣。

的確,業內人士的共識是,相比汽車消費信貸,汽車融資租賃的優勢非常明顯,首付比例低,還款期限長,使用門檻較低;且一切車輛相關費用,包括車輛價格、購置稅、保險、牌照費、維修保養均可納入融資范圍;產品方案操作便捷,非常適合汽車零售渠道下沉的發展趨勢。

常見的融資租賃又有直接租賃和售后租賃兩種模式,主要區別在于汽車(牌照)所有權歸屬不同,直接租賃中,租賃公司擁有汽車所有權;售后回租,則是消費者擁有汽車所有權(但抵押給租賃公司)。

融資租賃首付低、審批手續簡單、放款時間較短、還款方案靈活的方式,迎合了主流信用體系之外,三四線城市以及農村等4S店覆蓋較少的地區的群體,如農民、剛畢業的學生、小微企業主等等。他們沒有足夠現金,沒有充足的信用,沒有很好的抵押物,主打“1成首付彈回家”、“首付3000元起”的方式刺激了也迎合了這個群體的購車需求。

但這種模式的弊端也已經顯現,貸款利率高于消費信貸,導致購車費用較高;客戶資質相對較差,業務風險相對較高。

上述受訪者徐孟提到,當前互聯網融資租賃平臺的困境,也與國內整個融資租賃行業發展尚處早期階段有關。

滴滴系汽車融資租賃公司喜相逢日前向港交所遞交的上市招股書顯示,2018年,國內汽車融資租賃服務的滲透率約為4.4%。而同期的美國、德國和法國分別約為32.0%、21.3%及18.5%。

比較而言,歐美汽車融資租賃業務的配套服務、車輛評估等方面更加完善,且市場對信貸消費接受度高,不但市場滲透率高,且由車企主導。因為車企對風控更有經驗,同時手握車輛資源,相較互聯網公司更容易獲得低成本資金。

在國內,雖然車企入局更早,但直到互聯網公司布局尤其是巨頭加持,才讓融資租賃模式從幕后走到臺前。互聯網公司的優勢,是借用移動互聯網、大數據,可提高在線獲客、審批和風控的效率,劣勢則是資金成本更高,自建門店成本較高。

發展三年,國內融資租賃的互聯網戰場,形成了入局者眾、出眾者寡的局面,困難程度從掌門人的對外表述中可見一斑。

趣店的大白汽車從高調入場到成為“棄子”,也不過一年光景,“帶資入局者”羅敏曾表示,“在自己十幾年里做過的幾十個項目中,從來沒有任何項目像大白汽車一樣如此復雜、如此耗費資源、如此耗費人力。”由盈轉虧的優信二手車,先后砍掉了新車和金融業務,創始人戴琨這樣解釋,“當我一手經營交易平臺,一手經營金融平臺,我經常人格是分裂的。”

張凱認為,目前國內互聯網融資租賃處于從燒流量到重布局的關鍵時期,頭部企業尤甚,這個行業很難實現其他電商模式的快速爆發,因此需要足夠的成本和周期;同時,由于處于加快布局期,很多玩家的營業成本未有降低。他告訴燃財經,留下的玩家最終比拼的,是獲客、轉化、風控和團隊管理等方面的效率。

關于成本問題,徐孟從模式自身的角度給出答案:“(互聯網融資租賃)用戶整體買車成本高,是因為它針對模式本身的高風險,向用戶收取高利息,本身就是‘拿高收益覆蓋高損失’的玩法。”

136
歡迎關注商界網公眾號(微信號:shangjiexinmeiti)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7847)

廣告
廣告
廣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熱
    行業資訊

  • 訂閱欄目
    效率閱讀

  • 音頻新聞
    通勤最愛

廣告
江苏福彩网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