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朱嘯虎:從聚光燈下消失的一年
鄭欒 2020-01-09 17:28:32

朱嘯虎的保守和固執,讓他錯過很多機會。尤其在他成名之后,這意味著他有機會更早地接觸更多的優秀項目。

文/ 鄭 欒

朱嘯虎情商不高。

2017年底,一場場面奢華、賓客眾多的飯局上,他打斷了自己學生剛剛開始一分鐘的項目匯報,“我不投資60后,我投資80后和90后”。

這個學生是聯友電訊董事長王學宗,恰恰就是60后。他是在一個商業培訓營上認識的朱嘯虎。交了10萬元之后,朱嘯虎成了他的“導師”。

15歲就考上清華的王學宗咽不下這口氣,這個四川人在朋友圈痛斥朱嘯虎。“老子是你請來坐在桌子前的,我也沒有主動問你要投資呀!你得瑟什么!”

后來,他被朱嘯虎拉黑了。

當時的朱嘯虎風頭正盛,他投出餓了么、滴滴、映客和ofo,被媒體稱為“獨角獸捕手”。所以,并沒有多少人去譴責他,還有人公開支持他的言論。

如今,朱嘯虎似乎也面臨著自己的中年危機。近一年來,金沙江創投投的大多是to B的項目,金額也不大。

直到年底的一場活動上,朱嘯虎公開回應了滴滴和美團的合并傳聞,才又一次把自己抬到了聚光燈下。

是朱嘯虎失靈了,還是環境變了?

他也曾是個失敗者

從朱嘯虎的人生經歷看,他是個聰明且執行力強的人。

1974年,朱嘯虎出生在上海,他的父親是數學家朱德明。

優越的環境和遺傳基因讓朱嘯虎的成長過程頗為順利。他拿過上海市高中數學競賽一等獎、全國高中數學聯賽一等獎和美國數學邀請賽一等獎,并保送到上海交通大學試點班學習通信工程。

在上海交通大學,他用了四年,修了四個學位,分別涉及通信、計算機、日語和工業外貿。

本科畢業后,朱嘯虎從上海交通大學保送到復旦大學學習國際經濟,導師是研究歐洲經濟的戴炳然教授。導師戴炳然對朱嘯虎的印象是“聰明、勤奮、基礎扎實”。據戴炳然回憶,復旦大學國際經濟專業學制三年,但朱嘯虎兩年就修滿了學分,完成了碩士畢業論文,提前一年畢業。

1998年,研究生畢業的朱嘯虎進入麥肯錫工作。

朱嘯虎說,這一段經歷對他做投資幫助很大。做顧問,需要在短時間內概括出一個公司或一個新行業的情況,發現問題并制定策略。這讓他可以迅速地了解一個新行業的關鍵點。

在爭分奪秒搶項目的早期投資領域,這是一項關鍵的本領。

在麥肯錫工作的兩年里,朱嘯虎觀察到了新機會。

2000年,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數突破了2000萬。那是中國互聯網第一撥造富時代,張朝陽、陳天橋、丁磊……一個個狂熱的財富故事吸引著26歲的朱嘯虎。

他和麥肯錫的同事,以及平安保險的一位員工,聯手創立易保網絡,參照美國樣板,在網上賣保險。

他甚至一度夢想“做兩三年就退休”,但是現實“卻很殘酷”。

半年后,泡沫破滅,為求生存,易保網絡轉型做軟件。對第一次網絡創業,朱嘯虎反思,做得太早了,而且,“船大難掉頭,有一千號人要養活,轉型做B2C不現實。”

朱嘯虎的妹妹在接受采訪時,回憶起他當年的狀態,“他們有幾百位員工,壓力很大,工作時間超長,也看不到希望。”

幾年后,朱嘯虎認為自己第一段創業經歷失敗了,他離開了易保網絡。

殺手的投資法則

很少有人知道,金沙江創投并不是朱嘯虎的,他連創始合伙人都不是。

2004年,丁健、林仁俊、伍伸俊和潘曉峰和美國的Mayfield基金合作成立金沙江創投,彼時的朱嘯虎還在他的第一段創業經歷中掙扎。這家資本成立的初衷是專注早期項目,因此用長江上游河段的名字來命名。

朱嘯虎離開易保網絡后,伍伸俊邀請他加入金沙江創投。

伍伸俊和朱嘯虎1997年就認識,那會兒朱嘯虎在北電網絡實習,是伍伸俊的助手,此后兩人一直保持聯系。

但朱嘯虎對伍伸俊這個當年的伯樂并不怎么客氣。前幾年他風頭正勁的時候,專門在朋友圈澄清過,金沙江創投和金沙江資本、金沙江聯合資本“完全沒有任何關系”,讓媒體不要再發布任何以自己名字為標題,實際為金沙江資本包裝的文章。

金沙江資本的創始人正是伍伸俊,金沙江聯合資本的創始人也是金沙江創投當年的合伙人潘曉峰。當然,伍伸俊、潘曉峰和朱嘯虎也曾私下約定,三家均為獨立品牌,確實在股權上沒有任何關系。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但朱嘯虎的性格在這場風波中體現的淋漓盡致。

如果用一種角色來形容朱嘯虎,他一定得是個沒有感情的殺手——冷酷無情,講究實效,追求速度,為了達成目的,幾乎不擇手段。

“我們投資人,能投的企業是一年之內能賺回來的企業,我們最希望是六個月能賺回來的。兩年才能賺回來的,這個商業模式就是龐氏騙局。”

“我套現后哪管洪水滔天。”

這些都是朱嘯虎的經典語錄。他形容自己保守,不愛出風頭,但每當他投資的企業需要他為之站臺時,朱嘯虎要多風騷有多風騷,要多夸張有多夸張。

朱嘯虎加入金沙江后,通過對行業的研究和自己失敗的創業經歷,總結了一個3S理論:首先是Significant,要大市場;第二是Scalable,要可擴張,能夠容易并低成本的擴張;第三是Sustainable,可防守,有足夠的壁壘以阻止潛在的競爭。

按照這個理論,朱嘯虎投出了自己的第一個大項目——拉手網。

2010年夏天,在北京香格里拉飯店,朱嘯虎與林仁俊一起見了拉手網創始人吳波,談了一小時。三周后,金沙江450萬美元到了創立僅幾個月的拉手網賬戶上。

一年內,拉手快速完成三輪融資,做廣告、砸補貼、拓城市,金沙江創投從A輪到C輪全部跟進。

一年后,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拉手網宣布啟動IPO。這本該成為朱嘯虎收割名聲與財富的時刻,但拉手網IPO失敗,王興和他的美團后來居上。

朱嘯虎說,得知拉手上市失敗,是自己投資生涯中最失望的時刻。

從拉手網這個案例中,朱嘯虎又總結了經驗教訓,即投資一定要看團隊和創始人的格局。

拉手網開局形勢很好,為了壯大團隊,朱嘯虎給吳波推薦了干嘉偉(曾任阿里副總裁)和沈皓瑜,但吳波喜歡用過去打江山的老人,不愿意用新人。

朱嘯虎還為拉手網拉來了阿里的投資,但在簽字前的最后一刻,吳波堅持要求阿里不要上線聚劃算,導致阿里轉身投資了美團。

最終,干嘉偉去了競爭對手美團,沈皓瑜去了京東。朱嘯虎后來回憶到,如果能用了其中一人,拉手可能也不會有后來的結果。

風口驟現,嘯虎震山

正因為有這樣的回憶,朱嘯虎對程維挖來柳青這件事,大加贊譽。當然,這件事發生在金沙江投資滴滴之后了。

早在2010年,朱嘯虎就開始關注出行領域。他說,易到A輪的時候金沙江甚至簽了投資協議,但盡職調查后放棄了。也看過搖搖招車團隊,但覺得團隊太弱,互聯網思維也不對。

直到他注意到滴滴和程維。

2012年,程維在微博上收到了朱嘯虎的私信,約他在滴滴公司見一面。朱嘯虎到的那天,程維恰巧有一個會拖了時間,朱嘯虎在板凳上等了半個小時。

雙方只聊了半個小時,朱嘯虎幾乎同意了程維的所有條件,以至于程維在心里嘀咕:坐在對面的這個人是不是騙子。

但當時的程維也已經別無選擇——初創滴滴,他拿了10萬塊,他在阿里的前領導王剛給他投了70萬,朱嘯虎約見之前,這80萬已經所剩無幾。

事實打消了程維的顧慮,聊完的那個周末,300萬美元就躺在了滴滴的賬戶上。

用自己的理論找到即將爆發的出行大市場,再用看人的邏輯找到程維,這是朱嘯虎投資方式的完美體現。“團隊執行力非常強,對產品的感覺很好。”這是朱嘯虎對當時滴滴的評價。

而在網約車領域一次又一次的廝殺與合并中,程維確實是那個笑到最后的人。

這家有史以來融資輪次最多的中國公司,被人津津樂道的仍是那三輪,數千倍收益的天使輪,雪中送炭的A輪,一飛沖天的B輪。而接過王剛的棒,找到下一輪的投資人騰訊,正是朱嘯虎為滴滴做的。

朱嘯虎形容,投資滴滴后,“一兩個禮拜互相碰一次,一兩個月會看看方向對不對”。

他也清楚騰訊這樣的投資方能給滴滴帶來更好的資源。在滴滴與Uber最后的紅包大戰中,比的不是誰補貼更多,而是后臺系統。

但當時全中國沒有人做過這么大并發量的程序,騰訊就把并發量最大的偷菜團隊50人全派到滴滴,把程序全部重新寫了一遍。這支團隊,也是現在騰訊云的雛形。

這50人的外援團隊,幫滴滴奠定勝局。

另一個讓朱嘯虎引以為傲的80后創業者,是他上海交大的校友,張旭豪。

張旭豪讀研期間,曾參加過一場大學生創業比賽。朱嘯虎是評委,給了他第一名。比賽結束后,朱嘯虎給出了唯一一張名片,并對張旭豪說,畢業以后可以來談談。

但是張旭豪并沒有去找他,反而花了一年時間寫畢業論文。2008年,在創立餓了么之初,張旭豪去找美國Uber的A輪投資人尋求投資,但那家機構并不投中國公司,不過他們把張旭豪的商業計劃書轉給了一直關系不錯的朱嘯虎。

而在張旭豪眼里,朱嘯虎最大的特點就是大氣、能一刀切中問題核心。兩個人一起討論問題的時候,朱嘯虎總能第一時間把細枝末節清理出去,提出一到兩個核心問題,讓創業者解決掉,并且給創業者最大的空間。

作為一個理科男,朱嘯虎看好程維和張旭豪的理由是,兩人都很會算賬,“尤其在早期,尤其比他們的對手會”。

同樣是因為看重人的能力,朱嘯虎還投資了戴威的ofo,并且為此和馬化騰在朋友圈論戰良久,引發圍觀。

也正是這三次投資,讓朱嘯虎的名聲扶搖直上。當然,這也可能是他“不投60后”的原因,畢竟,給他帶來聲望和財富的,是程維、張旭豪和戴威們,就連年紀稍長的映客創始人奉佑生,也是1979年出生的。

2019,朱嘯虎去哪了?

朱嘯虎的保守和固執,也讓他錯過很多機會。尤其在他成名之后,這意味著他有機會更早地接觸更多的優秀項目。

按照他的3S法則,賣潮鞋的市場是一定做不大的。所以金沙江錯過了毒,朱嘯虎后來也承認,自己對年輕人做出了錯誤判斷。

又比如說今日頭條和張一鳴,曾經被朱嘯虎的師姐王瓊認真推薦。但朱嘯虎同樣沒有和張一鳴聊多久,就拒絕了他。

張一鳴對今日頭條B輪的估值是5000萬美元,朱嘯虎則在心里算了一筆賬,“新浪的市值不過30億美元。5000萬美元的估值投一個移動端的新浪,你讓我怎么賺錢?”

朱嘯虎又在這件事里總結出了教訓,“不能低估移動端,很多事情在PC端是很小的,在移動端是很大的。”

但朱嘯虎仍然堅持著他的保守,金沙江也保持著每年投2~3億美元的規模。

在接受采訪時,朱嘯虎透露:“整個一級市場2018年投出去的錢超過1000億(美元),我們只是其中非常小的一部分。”

“但這個規模其實是不正常的,市場支撐不了1000億,投這么多這個行業整體一定是虧損的。2019年幾乎回落了一半,今年也就500億。”

所以,殺手朱嘯虎從聚光燈下“消失”的一年里,不是他變了,而是他認為環境變了。他仍然是個保守的早期投資人。

在他看來,企業服務會是下一條爆發的賽道,金沙江投資的項目中,SaaS類項目占了很大比重。

正如《南方周末》新年賀詞里寫的:這一年,大到世界、中到國家、小到個人,都在承受巨大的考驗,仿佛無所逃于天地之間。你在屏幕上笑說一句“我太難了”,可知屏幕下有多少含淚的共鳴?

在年底的一次采訪中,有記者問朱嘯虎,今年有創業者跟你聊超過半小時嗎?

朱嘯虎沒做任何思考和回憶便說:“沒有。”

259
歡迎關注商界網公眾號(微信號:shangjiexinmeiti)
標簽朱嘯虎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4400)

廣告
廣告
廣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熱
    行業資訊

  • 訂閱欄目
    效率閱讀

  • 音頻新聞
    通勤最愛

廣告
江苏福彩网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