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藥”三宗罪
劉緒婷 2020-01-07 14:08:44

醫藥企業在賺錢的同時應該嚴守底線,以虛假宣傳、夸大療效來獲得商業利益屬于不道德行為,也是在自傷元氣,最后落個“社會責任重于泰山,輕于‘鴻茅’”的口實。

文/ 劉緒婷

醫藥企業與生命緊密聯系,在利益與責任的博弈中,應該把保護消費者健康作為最重要的價值取向,履行社會責任,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2019年,12月21日,被暫停銷售數十次,夸大產品療效,陷入過“毒酒”風波的鴻茅藥酒,竟然被中國中藥協會評選為“2018年度履行社會責任明星企業”,其副總裁榮獲“2018年度履行社會責任年度人物獎”。

消息一出,一片嘩然,消費者表示疑惑,中藥協的評判標準是什么?

緊接著中藥協便以“不要盯著人家的過去不放”“我們有我們的標準,不能公開”等借口搪塞媒體和消費者,并沒有把評獎標準公之于眾。

打臉來得太迅速,5天后,中藥協突然道歉,稱因把關不嚴,決定撤銷本次表彰,糾正錯誤。雖然中藥協最終致歉的表態,值得稱贊。但是,道歉有用的話,中國近170萬名警察豈不是要面臨失業的風險?

近年來,多個頭頂“百年歷史傳承”光環的中華“神藥”,用鋪天蓋地的廣告營銷方式,捕獲了不少中老年人的心。鴻茅藥酒、益安寧丸、補肺丸、舒筋健腰丸……其本身的藥效并不符合廣告宣傳的藥效,夸張程度簡直深不見底。

世上無“神藥”,企業社會責任重于泰山和輕于“鴻茅”之間存在著三宗罪的距離。

一宗罪

虛假廣告洗腦消費者

益安寧丸、補肺丸、舒筋健腰丸、莎普愛思等與鴻茅藥酒同屬醫藥廣告界“七大天王”,簡稱醫藥界的“大忽悠”。

商界》記者向醫生咨詢發現,心臟病的種類很多,醫治不能一概而論,況且大部分心臟病只能控制,很難治愈,藥物治療大多都是緩減癥狀,更不用說能夠治愈了。

可是益安寧丸曾經竟然宣稱“治療心臟病10天就見效”,還獲得過國家重要發明專利。其廣告未經審批擅自發布,內容多處違法。早在2005年就被國家食藥監總局通報過廣告違法。2010年被撤廣告文號后還在違法宣傳,曾在江蘇、廣東多地遭到停售。

補肺丸曾號稱“治肺30年不如補肺30天”,其實,補肺丸屬于中成藥,目前醫院里真正治療肺病的,大部分是西藥。對于中成藥來說,起到特別明顯作用的藥物并不多見。那么補肺丸主打的“治肺30年不如補肺30天”根本站不住腳。

在2013年補肺丸就陷入打假風波,被質疑只是走江湖的“大力丸”,2014年就因夸大宣傳被國家食藥監總局處罰,2018年被廣東省食藥監督部門通報廣告違法。

“腰間盤突出專用藥、快治腰突不復發,3天快速止痛,3階段全面康復。”這是舒筋健腰丸曾引以為豪的廣告。是不是迎面撲來一股熟悉感?2007年至今,舒筋健腰丸廣告多次因虛假宣傳被各地執法機關查處。

莎普愛思曾打出“得了白內障,就用莎普愛思”的旗號,誘導老年人得了白內障不去就醫,滴莎普愛思的滴眼液就能有效治療白內障。

其實,國家衛計委旗下的中國防盲治盲網曾介紹:不論何種白內障,手術治療是最有效的手段。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種藥物被證明能治愈白內障,或阻止白內障的發展。

質疑出現后,對莎普愛思的一系列監督和整改要求隨之而來,國家食藥監總局要求其盡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評價。隨后,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宣告其新型專利全部無效。

如果莎普愛思真的能治療白內障,拿諾貝爾獎是沒問題的。

而最近的主角鴻茅藥酒的廣告也是多次違規,10多年來,鴻茅藥酒被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次數十次,被多家媒體曾公開批評,仍屢禁不止。

大多數的消費者對病理知識的掌握比較薄弱,盡管這些廣告語聽起來不可思議,還是會影響他們對疾病的認知能力。

二宗罪

“包治百病”論摧毀消費者的正確認知

鴻茅藥酒的副總裁鮑東奇在獲獎發布會上稱:“國家以及全國各省的歷年飛行檢查、產品抽驗中,鴻茅藥酒始終保持著完全合格的記錄”。使用的這些精妙的話術,在現在看來顯得異常諷刺。

2630次,鴻茅藥酒違法次數有2630次,被鮑東奇說出來就變成“始終保持著完全合格的記錄”,有些企業不要臉起來讓別的企業都臉紅。

另外,從官網上可以看到鴻茅藥酒屬于甲類非處方藥。平時我們看到的OTC標識有兩種顏色,一種是紅色,另一種是綠色,紅色就是甲類非處方藥,綠色是乙類非處方藥。兩者的區別在于:甲類非處方藥須在藥店由執業藥師或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乙類非處方藥安全性更高,無需醫師或藥師的指導就可以購買和使用。

在益安寧丸、補肺丸、舒筋健腰丸、莎普愛思等的官網上能看到,其均屬于甲類非處方藥。這類藥物,對于面向消費者的廣告是有嚴格要求的,如果未經審批擅自發布,就得承擔廣告違法通報甚至是停售的風險。

2015年新《廣告法》明確要求任何人都不得代言藥品廣告,而鴻茅藥酒的明星代言廣告卻還能獲得批文。

令人震驚的是,莎普愛思靠虛假宣傳,利用老年人不愿動手術的心理賣藥,竟然能發展成為總市值達27.68億元的上市公司。

2014年,在上海交易所上市過后,莎普愛思一路“高歌猛進”,2016 年一年就賣出了 2800 萬支滴眼液,年銷售額 7.5 億元,從此坐上“神藥”的寶座。

莎普愛思的神話是用巨額的廣告費用支撐起來的。2014到2018年,該公司廣告費合計高達10億元。與之相反的是,其研發費用不足2億元。

觀察莎普愛思近幾年的年報可以發現2016年和2017年,莎普愛思的廣告宣傳費用分別是2.6億元、2.7億元;藥物研發費用分別是 2900萬元、2900萬元。可以看出這家醫藥公司的廣告宣傳費用是藥物研發費用的近10倍。

此外,僅在2019年11月,養無極補肺丸就在全國28個城市76個頻道投放廣告。廣告時長387254秒,投放廣告18847次。

“神藥”們的“包治百病”論,對病人進行密集式洗腦,摧毀他們對疾病的正確認知,這對整個醫藥行業來說就像是難以摘除的頑固“毒瘤”。

三宗罪

導致行業亂象

虛假宣傳藥效不僅會耽誤病人的最佳治療時期,還將導致整個醫藥行業亂象叢生。

作為行業協會,中藥協會擔負著促進中藥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重任,需要對行業競爭、經營作風進行嚴格監督,具有企業無可比擬的公信力。一個鴻茅藥酒的表彰被撤銷,以后還會有千千萬萬個“鴻茅藥酒”站出來,那么在面對消費者的質疑時,是不是應該把評選標準公之于眾呢?

顯而易見,中藥協這次的行為明顯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東方醫院眼科主任崔紅平遇到過一名病人,由于被廣告洗腦,相信滴眼藥水能夠治療白內障,不愿意去醫院進行手術。結果滴到白內障都過熟了,引來青光眼和葡萄膜炎。本來10分鐘的手術就可以解決的病情,讓病人錯過最佳治療時期,不僅犧牲了長時間的生活質量,而且在最終不可避免進行手術時,還增加了手術風險。

病人直言:“我點了一年還是瞎了,真是害死人啊!”

莎普愛思已經成功登上全國近 40000 名眼科醫生“最痛恨的藥物”榜單。

一位腰間盤突出腰椎管狹窄的病人,向醫生咨詢舒筋健腰丸的療效時,表示自己不想承擔手術風險,經朋友介紹購買了舒筋健腰丸。而這個藥并不是醫院開具的,所以想知道吃了到底能不能治療病情,最后醫生還是建議她進行手術治療。

盡管備受爭議,陷入輿論風波,“神藥”們卻表現得絲毫不受影響,發揮出為廣大人名群眾服務的精神。經常會在距大醫院門口100米的距離看到,兜售鴻茅藥酒、補肺丸等的攤位,面前是一群中老年人、還有坐輪椅的患者,全神貫注地聽著幾個營銷人員大談“養生經”。醫院不是執法部門,根本無可奈何。

人命至重,貴比千金。醫藥企業在賺錢的同時應該嚴守底線,以虛假宣傳、夸大療效來獲得商業利益屬于不道德行為,也是在自傷元氣,最后落個“社會責任重于泰山,輕于‘鴻茅’”的口實。

286
歡迎關注商界網公眾號(微信號:shangjiexinmeiti)
標簽醫藥  保健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1319)

麒麟
麒麟2020-01-12 23:49:48
現象是有關部門早干嘛去了
井岡山上的小紅軍澹臺新安
井岡山上的小紅軍澹臺新安2020-01-09 09:35:01
想要獎狀,花錢就行
廣告
廣告
廣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熱
    行業資訊

  • 訂閱欄目
    效率閱讀

  • 音頻新聞
    通勤最愛

廣告
江苏福彩网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