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P2P創業者的自白:從身家幾千萬到賣房還債
棱鏡 2020-01-04 11:06:00

近期,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在一場公開致辭中提到,從互聯網金融風險積累、擴大、暴露,到持續至今的清理整頓,我們付出了巨大代價,教訓非常深刻,值得認真反思總結。這被視為高層對過去數年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定調。

另據《棱鏡》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湖南、重慶、山西等9個省市通報,轄內未有一家P2P平臺通過驗收,也意味著P2P行業已經進入清盤倒計時。

不可否認,為數眾多的投機倒把者、非法吸存者已經將行業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P2P在公眾眼中成了“亂象”、“跑路”、“爆雷”的代名詞。但在幾年之前,一大批創業者還在前仆后繼踏入這個行業。他們有的出身名校,有的來自知名金融機構和投行,還有的甚至從監管機構“下海”而來;如今,他們中的很多人身陷囹圄,令人唏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2019年年終之際,《棱鏡》對話了一名網貸平臺的CEO,他講述了自己從身家幾千萬開始P2P創業,到最后賣房兌付、傾家蕩產的個人經歷。他說,創業這五年,是他見證人性之美和人性之惡最多的時候。

以下為他的自述原文,《棱鏡》做了相應刪減:

兩年多時間,公司從幾十人發展到幾千人

在進入P2P行業之前,我的職業路徑可以說是一帆風順,沒受過挫折。前些年參與了一個創業項目,后來公司賣了分了一些錢,就算財務自由了。后來轉去了一個很頂級的基金做投資,都是非常好的履歷。但是14年前后創業的浪潮一波又一波,當時我三十多歲的年紀,看著自己投資的公司一個比一個成功,感覺再不做點什么就沒機會了,于是決定辭職創業。

2014年,互聯網金融開始成為創業的第一賽道。當時覺得這個市場非常大,而且中國金融市場供給非常的不足,互聯網也許能給行業帶來不一樣的東西。

一開始也沒想做P2P,想的是做成互聯網+信貸的這樣的模式,幫助金融機構獲客和做數據風控,但當時找了好多家金融機構都是碰壁,最后只能自己做了一個P2P平臺,利用點對點方式去對接借款人和投資人。考慮到真正的普惠金融的戰場在農村,我們就開始往更下沉的農村金融去滲透。

創業初期很順利,沒幾個月就拿到了一筆小的投資;到2015年的時候B輪融資又拿了幾個億,公司也從最初的十幾個人發展到了幾千人,在P2P細分領域的排名也一直很靠前。在拿到融資后,我當時給自己定的一個小目標是,在全國2000個縣域都有我們的業務。

但回過頭來想,P2P這種模式本身bug(漏洞)就很大,一是P2P的資金成本高,效率低下,這就注定了它無法做普惠金融;二是行業在短時間里經歷了大躍進,一年多冒出來幾千家平臺,都在燒錢,即使按照監管要求合規,也是各種虛假層出不窮,而且很難被有效的監管。

2018年,公司大裁員,一年虧近兩億

2017年行業膨脹了幾千億,我們剛創業時候公司處于行業前列,到了2017年就只能排在中游了。冒出來的各路公司都發展迅猛,魚龍混雜,幾年時間行業就到了萬億規模,監管備案時間表一拖再拖,我強烈的感覺到行業危機在所難免。

到了2017年下半年,我就預感要出大問題,內心其實不太想繼續做下去。于是聯系各路買家想把平臺賣出去,專心做資產。當時也有買家愿意出幾個億收購我們,但是投資人股東不干,因為還沒達到它的投資成本。

在2018年年中行業爆雷潮之前,我就把當年的經營目標定得很低了,把風控標準相應的提高。原來我們平臺一個月放款2-3億元,2018年年初開始一個月才放小幾千萬,18年年中爆雷潮之后,業務基本上就停止了。

這期間,有一家公司決定收購我們,當時定金都已經打了,但不幸的是,剛簽完合同,行業就開始爆雷,對方就耍賴不想要了。但2018年開始行業逾期卻不斷增加,公司只能不斷的貼錢墊付逾期,希望收購方繼續打款執行收購。在這種糾結的狀態中,公司一個月就虧進去2000萬,2018年一年虧了近兩億,股東就要商量按照股份比例往公司墊錢兌付。我自己的錢就是在這個時候虧進去的,后面決定不剛兌了之后才能稍微喘口氣。

2018年年中的時候是最擔心的時候,整個人都是麻木的,公司的狀態特別糟糕,只能大裁員,從幾千人裁到只剩幾百人。長期的高壓下,我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出了很大的問題,整整治療了一年才恢復過來。

幾千萬積蓄和北京一套房子都打水漂了

因為我們放貸規模收縮得早,大部分借款都收回來了,所以還算是幸運的。但如果一直放款到2019年,大部分放出去的錢就收不回來了,越到后面越難收。從2019年春節后,行業的逾期開始暴漲,平均每個月增加4個點,“掃黑除惡”導致平臺催收業務受到影響,P2P爆雷直接影響了很多借款人的還款意愿等等。

現在我們平臺每個月還能催收回來一些逾期資金,投資人基本上也接受了這個進度,粗略估算,他們最后應該能拿回來大部分本金,算上以前投資獲得的利息,大部分不會虧損,這也許是對投資人最好的交代了。

前些年創業和投資積攢的小幾千萬,這幾年陸陸續續都放公司里了,還賣了北京的一套房。這幾年我在公司只拿了不多的工資,花完了什么都沒有了,還傾注了五年的青春和熱血。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想,看著身邊的同行一個一個都被查,至少我還是自由的。

抗住了年賺10倍現金貸等誘惑

2018年開始,在公司最困難最缺錢的時候,現金貸開始火爆,各路資源找我做現金貸。當時公司賬上還剩幾千萬,按照當時現金貸的盈利模式,每月可以賺20%,一年下來能賺10倍,聽著確實有點心動。

可是我一想,7天-15天收20%-30%的超高額利息,簡直不可思議,在我的價值觀里,這個事就不能做。當時想的都不是賺不賺錢的事了,而是在想,為什么這個事情居然有人在做,為什么還有人愿意借,這個事情究竟有什么意義?

這一路走來我們扛住過很多誘惑,在別人做最賺錢的現金貸生意的時候,我們沒做;在很多P2P同行搞資金池,搞大額借貸,把平臺規模做得很大的時候,我們在收著做。我們一直想的是,我們合規的做,順利拿到備案,然后再把平臺賣了,因為這個模式本身是無法持續的,做越大虧越多,不是虧自己的就是虧投資人的。

其實2019年1月份的時候,就有可靠的人士告訴我,監管不會給P2P備案了,只能轉型為持牌機構,我就知道這個行業肯定要完蛋了。

現在回想起來,還得感謝我們當初沒有什么野心,沒有做得太大,合規性和透明性做得相對還不錯,投資人能理解我們的做法,才能大概率脫身。

我們私下總結,這個行業真正的“贏家”,是那些自融的人,融的錢拿去做了一些自己能控制的事情,比如投入到房地產,還賺了不少錢;第二類是我們這種做得合規、沒挪用錢的,干了幾年搭進去一些錢但還算能脫身的;第三類是融了錢去炒股或者做其他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最后血本無歸被調查的,或者做了現金貸賺了很多錢,也逃不過被抓起來的命運。

想了解人性,就去做一個貸款公司吧

在P2P行業創業這五年,如果要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夢醒時分,回到原點。

這五年是我見證人性之美和人性之惡最多的時候。如果你沒有干過公司,想了解人性,就去做一個貸款公司吧,天天跟錢打交道,對人性看得最為清楚。有創業者看著每進來的一分錢都可以變成自己的,有投資人期待每一分出借都是100%本息保障的,有借款人希望能不還款就想辦法不還的,有放貸平臺不管多高利息和什么人群都可以給的,有催收公司只要看著能回款就不顧一切催收的,各懷心思。最終,行業就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說實話,作為創業者,我們還算是這個時代的幸運兒,不算太糟糕。至少還能夠坦然的生活,還是應該感激這個時代。雖然大時代環境不好,但有些決策是自己做的,路是自己選的,公司不從這個方面倒閉,也可能從另一個方面倒閉,不可能每個公司都會成功,也不要埋怨大環境。創業,大概率就是失敗的,要么悄悄的失敗,要么轟轟烈烈的失敗,比起什么也沒經歷就失敗了,這種失敗還算有收獲的。

選擇互聯網金融這個賽道創業的確有點后悔,這個行業水太深了,我們這種草根創業者是玩不了的 。但對于創業本身我都不后悔,畢竟也算是一種經歷。五年時間能把公司從零做到幾千人,融資幾個億也還算成功。現在再讓我去搭建一個幾千人的公司我是有信心的,無論從公司管理的經驗、戰略、決策、用人,還是團隊建設、公司體系梳理,這幾年經歷的東西太多了。

經歷了這些事情之后,以前對生活、對事情的看法都會變,心態比以前更加平和了,以前輸不起,現在創業完了,感覺人生更圓滿了,這種圓滿不是因為成功,恰恰是因為失敗。創業,也是一種生活態度吧。

159
歡迎關注商界網公眾號(微信號:shangjiexinmeiti)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2357)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2020-01-05 16:58:39
本來就違法的事 想鉆法律的孔子 結果悲劇了
廣告
廣告
廣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熱
    行業資訊

  • 訂閱欄目
    效率閱讀

  • 音頻新聞
    通勤最愛

廣告
江苏福彩网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